今天是:
全站搜索:
教育在线

2018,清风依然吹过校园

作者:宁晋中学 李丁卓    来源:《河北教育》德育版2018.1    2018-3-9

 

 

不独母爱是天生的。呵护幼小,寄希望于后学,愿其快乐成长,拥有光明的未来,这样的父爱也深沉地流淌在我们的血液中。我爱学生,18年前,当我在远离县城四十里地的雷家庄初中第一次当班主任的时候,我就发现我爱他们。

我站在讲台上看他们闪亮的眼睛,欣赏他们惊奇和欢喜的表情,知道他们信任我,依赖我,仰仗我打开认识这个世界的窗子。我感到自己的肩膀变得宽厚了,似乎一下子成熟起来,有责任为他们这三年的成长保驾护航。

雷家庄初中是一所乡镇中学,三面楼房,一面院墙和门口。无论寒暑早晚,周边六七个村子的孩子都骑车上学,夏天安排下午第五节课,冬季安排两节晚课,往返时间充足,并不紧张。老师们大都是刚毕业的年轻人,有精力、有激情,干劲冲天。大家住在北面二层简易的宿舍楼上,根本不区分宿舍和办公室的职能,往来其间,隔着窗户查学生啊,手刻试卷啊,批作业啊,备课啊,训学生啊,和学生说笑啊,彼此凑在一个宿舍里谈论班上某个学生啊,不亦乐乎。

这里距离县城远,人们又简单,想不出那么多花样,也不知道原来有那么多荣誉可以“争取”,更不在乎,也不刻意去为职称“做功课”,既像是世外桃源,又像有水、有草、有青蛙的一口井。大家由着各自的性子教课,自觉地去爱着学生,无论教学还是管理,八仙过海,各有妙招。学校的成绩却一直在全县前三名,可谓是全县名校。

我习惯抛开教案的预定程序上课,如果总想着写在本子上的下一个环节,我就会拘谨不安,语言呆板乏味,像练习骑自行车的孩子,越是用力地端正车把方向,就越是歪歪扭扭地骑不成。有一次,我带着教案本去上课,想照本宣科,可是,讲了一会儿我就忘记下面该讲什么了,我不得不停下来。

乡村中学破旧的教学楼内,孩子们都莫名其妙地盯着我:“怎么了,老师?”

我走到讲台边,无奈地问:“我讲到哪里啦?”

他们都大笑起来。

“重来,重来,咱重来啊。”我向来不掩饰自己的失误和窘态,我合上教案本,合上课本,忘掉预定的环节和程序,架起两手,像成熟的音乐指挥家,用眼睛扫视全班,把所有人的目光都牵引过来,根据他们的反应把课堂缓急有序地进行下去。

我习惯把课文大声朗读多遍,研读多遍,直到我能熟知每个段落的转承,深知每个情感起伏的地方,把整篇课文印在脑子里,融化在血液中。然后,一个人,一本书,走上讲台,啪,把书扔在讲台桌上,某一页某一处都如在眼前,只管娓娓道来,逢山开路、遇水搭桥,行于可行之地,止于当止之处,和文章,和学生一起爬山过坎,一起喜怒哀乐。我太喜欢带他们走进课文的感觉了,甚至担心他们预习课文产生审美疲劳而有意隐瞒下节课的内容。无论哪的老师来听课,我一定讲新课。同样内容、同样教案,如果再是同样的学生,反复讲多遍,天啊,那得多无聊。

我在宿舍门口种了一棵木槿,一棵石榴,上课下课的时间里,我习惯站在那里数一数树上的花,或者去叫过学生来站在树下做工作。宿舍和教室隔着正方形的院子,院子周边,楼房前面都种着杨树,一到春天,树叶就哗哗地响,把阵阵清风送进教室。

春日迟迟,午后倦怠的时候我就在作文课上搞个小活动,成语接龙、诗词竞赛、背书拉力赛,或者带他们在院子里跑步呐喊,或者干脆带他们去村东小河边、麦田里写关于春天的作文,一路上叽叽喳喳,一路上欢蹦乱跳,一路上欢歌笑语,那是他们最快乐的学习时光。

他们喜欢我,常常早早地骑车子到学校,聚集在我宿舍门口,宛如早晨枝头的麻雀,唧唧喳喳;又或者在放学后趁太阳还高高地在天上,去宿舍里找我谈心,给我收拾屋子、折叠纸鹤,帮我去井边抬水。

他们熟知我,了解我的所愁、所恨和所愿,知道当我在教室里转来转去却不开口的时候,我的心情有多么沉重。我努力许多次,却欲言又止。学生们被我吓到了。我终于鼓起勇气说:“这次考试——我们——考得不好……”,就再说不下去,眼泪夺眶而出。

学生们也哭了,许多学生给我写信自责没有考好让老师伤心失望,并发誓一定要超过45班那个年级第一名武志苗。所有的学生都开始用功,放学后自发地留在教室里学习,连最不爱学习的学生都在那里笨拙地背诵力所能背的科目,好给班级增分。

然而,那乡村中学日渐式微起来,几个想挣钱的老师去了私立学校,几个跑调到了县城,还有的高升。学生们被“剧场”里最先站起的外地学校大量吸引走了,又逢生育低峰,班里的学生稀疏下去,班级数量也少下去。2010年,学校被合并了。教室里人去楼空,桌凳七扭八歪,院子里野草欺人,唯有那几排杨树青翠依旧,在晚风里哗哗作响。

多年过去,虽然不再有泪轻弹,舐犊之情犹在,对课堂的情怀犹在。多年来,我时时记忆起那些美好的时光,那些质朴纯真的教育情怀。工作日益紧张起来,我常常觉得疲惫,却不再奢谈教育,我只想安安静静地教书,为学生、为自己。

2018年的钟声即将敲响,敲开我从教20年新的路途。喧嚣与安静,我选择后者;鲜花和荆棘,我选择后者;奖杯与口碑,我选择后者。我愿一如既往,不改初心,尽这一腔热血,把一位普通老师的身教举止、一点精神、些许情感,作为学生一生可品味借鉴的美好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