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全站搜索:
教育在线

教育管理应关注教师的幸福

作者:王瑞省    来源:《河北教育》    2010/10/8

 

教育是生命的活动,生命关怀是教育的核心。生命关怀的最终目的是使人幸福。幸福的教育是“生命在教育中的诗意栖居”,这里的生命不只是学生的生命,也包括教师的生命。一段时间以来,我们强调教育要关注学生的生命,教育的目的在于使学生获得幸福,而忽视了教育是师生共同的生命活动,忽视了对教师生命幸福的引导。实际上,幸福教育不仅要追求学生的幸福,而且要追求教师的幸福,要创造师生共同的幸福生活。
教师首先是一般意义上的社会人,其次是职业人,再次才是教育活动的主体。所以,教师的幸福包含了一般人的幸福和作为职业工作者的幸福。我认为,教师的幸福大致包括如下几个方面,在教育管理中应要关注:
1.中等财富。物质财富是获得物质幸福的重要条件,但不是财富越多就越有助于幸福。2004年,芝加哥大学教授奚恺元对中国的北京、上海、杭州、武汉、西安、成都做了一次幸福指数的测试。六个城市的幸福指数从大到小依次是:杭州、成都、北京、西安、上海、武汉,经济更发达的北京、上海居民的幸福感比杭州、成都低。有关个人收入增长与主观幸福感关系的研究也表明,从1946年到1990年尽管法国、日本、美国的经济快速增长,但人的主观幸福感却没有多少增加。这些研究并非表明财富对幸福没有影响或呈负相关,而是说,富人比穷人相对幸福,但财富对幸福的影响是有一个临界值的,当达到这一临界值,财富的边际效用减小,增加财富将不再继续有效的增强幸福感。这个临界值就是拥有中等财富。这一道理同样适合教师。教师的工作性质决定他们的最大追求不是物质利益,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不需要物质财富。相反,他们作为一般人和职业人的幸福追求都需要中等财富作为基础和保障。中等财富不是一个绝对数量,而是一个相对值,是以对社会的贡献与其他行业收入相比较提出的。如果与其他行业比较,他付出多而收入少,就会感到不公正,幸福感就会降低。所以,以提高教师经济待遇的同时,应当兼顾与相近或相似行业收入的比较。
2.身心健康。健康的身体是创造人生、享受生活的物质基础。对于病人来说,健康就是最大的幸福。不仅如此,精神的幸福应建立在健康身体的基础上。健康不仅包括身体健康,还包括心理健康,心理健康也就是健全的人格。心理学研究认为,主观幸福感主要依赖人格特质,不同的人格特质会导致不同的正性情感、负性情感和生活满意度。很多实证研究表明,积极情感和生活满意度有关,与负性情感有关。积极情感可以提高主观幸福感的水平,而神经质则与消极情感相关,会降低主观幸福感水平。此外,自尊心、控制源倾向、自我概念等都会影响主观幸福感。那些自尊心强,自控能力高、自我内部协调性较好的人,普遍会感到更幸福。对教师来说,从事教育事业的兴趣、对教育的热爱、对学生的爱,都是教师获得幸福感的人格特质。
3.人际和谐。人生活在共同交往的社会中,社会性是人的重要身份表征。一个人只有在和谐的人际环境中得到他人的尊重和关注,才能产生自我实现的需要。人际间的隔膜与孤独,不仅不利于身心健康,亦不利于心灵陶冶和精神圆满。心理学把人际和谐作为幸福感的社会支持因素,认为具有良好社会支持的个体会有比较高的主观幸福感、比较高的生活满意度。教师的人际和谐不仅意味着要处理好教育过程中的人际交往关系,更重要的是教师作为一个职业群体要得到社会的尊重。经济待遇不等于社会地位,只提高经济待遇并不能挽留优秀教师。教师以精神追求为职业目标,他们可以不计较收入,心甘情愿为学生、为事业操劳,但最不能容忍社会和他人的不尊重。所以,教师职业要成为令人羡慕的职业,一定要在社会中形成尊师重教的良好风尚。

       4.发展完满。人是幸福的享受者,也是幸福的创造者。人的幸福的获得必须符合人特有的方式,即“充实的精神生活”和“自我实现的价值”。教师劳动是一种精神性的创造劳动。在教育过程中,教师通过与学生、教材的对话与融通,享受精神生活的幸福。教师面对各异的生命个体,进行创造性劳动,这种劳动包含对人内在力量的挑战和激发,教师从中享受到职业欢乐。“教师职业对于教师具有极大的人格和智慧的挑战,因而不仅具有促进学生个体发展而言的生命价值,而且具有促进教师自我超越、对教师个体而言的内在生命价值”。这种内在价值就是教师的内在幸福,也是教师幸福的内在源泉。